叶继红:“三维”强化城市社区疫情防控应急治理

《新华日报》2022.4.15


“三维”强化城市社区疫情防控应急治理

叶继红

社区作为城乡居民主要的生活场所,是各种灾害的承受主体与“第一现场”,是国家应对各类紧急事件的前沿阵地与最后的屏障。疫情下的社区应急能力是社区治理能力在非常时期的集中呈现,也是社区疫情防控的关键软实力。

 

客观地说,目前的社区疫情防控在应急动员、资源整合与社会规制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如,在应急动员方面,一些小区初次核酸检测通告不及时、工作不到位,导致居民不清楚检测的具体地点、时间等信息;老旧小区由于未建立业主群,相关通知工作效率尚低;一些社区由于志愿者招募渠道不通畅,陷入了人手不足的窘境。在资源整合层面,部分地方存在全员核酸检测时信息采集系统异常卡顿,身份信息无法正常录入,改用手工录入易错且效率低等问题;有些小区通知核酸检测时未能分楼栋分时段检测,导致人员拥挤,排队时间过长;一些小区在核酸检测途中由于棉签、冰袋等物资准备不充足,只好临时解散等候检测的人员,待物资补足后再检测。在社会规制层面,一些居民在参加核酸检测时存在插队行为,易引发更多秩序问题;一些居民不服从工作人员的现场指挥和引导,或与工作人员起冲突,妨碍检测工作的正常进行;另还有一些人认为自己不出门没有接触和感染风险,或故意逃避核酸检测,或更有甚者借用家人检测凭证出入小区。

 

以上问题不同程度地暴露出城市基层社区应急能力的不足,需要从应急动员、资源配置整合、社会规制三个维度予以提升。

 

提升基层社区应急治理中的动员能力。动员是政府部门为促使政策议程等得到响应而发动的社会群体广泛参与的过程。能否实现有效动员关系到政策议程落实的成败。因此,一是要充分发挥党组织强大的政治动员能力。积极构建以“街道党工委+社区党委+楼栋党小组+党员”为引领的政治动员机制,凝聚多元化治理力量。各地抗疫实践中,市、街道、社区、物业、业委会、居民小组长、社会组织(如蓝天救援)、志愿者等都积极投入其中,确保了核酸检测的有序进行,体现了党组织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尤其是在党委领导下及时组建管控区“行动支部”,管控区内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团员青年主动亮明身份,认领任务,积极行动,起到了很好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二是要提升平台化动员能力。利用信息化平台联结不同社区居民,组建“区—街道—社区—楼栋”ABCD四级微信交流群,形成从A(牵头)至D(楼道长)的跨时空闭环联动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全面、全程、全员协同联动防疫抗疫,提升应急治理动员能力。尤其要重视和发挥楼道长、业主微信群或QQ群等在联络楼道居民、传递信息中的作用。三是要畅通社区志愿者招募通道。要通过橱窗告示、电子屏、微信小程序、网络招募、入户走访等方式将有意愿的热心居民纳入社区志愿者队伍,最大程度地补充扩充志愿者队伍。

 

提升基层社区应急治理中的资源整合能力。资源是科学精准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重要保障,包括人力资源、物力资源与财力资源等。实践中,一要提升社区资源汲取能力。社区部门要充分挖掘社区现实的和潜在的各类资源,积极与区内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驻区单位、共建单位、社会组织及个人等各种资源拥有者建立联结,以便在遭遇突发事件时能迅速地、最大化地“链接”“激活”所需资源。二要提升资源调配能力。健全应急管理中系统化、集成化的资源指挥调度中心,强化“市—区—街道—社区”上下联动和左右贯通的应急物资储备网络平台,准确掌握全市物资动态配置情况,着力解决条块分割、资源配置不足或重复配置的问题,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和效益。三要提升信息技术的保障能力。信息网络资源优先对紧急地区紧急事务进行配置,错时、错峰实施检测任务;设置疫情防控信息采集的专用网络通道,以减少网络拥堵;加强与地图类软件合作,方便居民在手机上查看附近检测点的人流量,避免聚集。

 

提升基层社区应急治理中的社会规制能力。规制本是政府权力,但基层社区作为疫情防控的终端场域可以被政府赋予一定的规制权(社会性规制),并在应急治理中不断提升社区规制能力。建议一是完善基层社区应急治理体系。要以民政部《新冠肺炎疫情社区防控与服务工作精准化精细化指导方案》等文件为指导,建立基层应急管理制度,从制度源头化解疫情防控中可能出现的矛盾纠纷与不良影响。二是赋予社区应急处理的规制权。规制权要明确规制的范围和规制的工具,并按照事项的严重程度进行分级设置规制惩罚的具体措施。三是加强对居民的普法宣传。面向社区居民开展疫情防控相关法律法规的普及与宣传,明确告知违反管控措施、妨碍疫情防控工作等行为的法律后果,引导公众自觉遵守疫情防控相关法律法规,增强法治意识,从而促进疫情防控工作依法有序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