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营:促进农转居社区治理效能转化的三条路径

《新华日报》2022.4.15


促进农转居社区治理效能转化的三条路径

李艳营

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农转居社区,是国家自上而下撤(合)村并居推动农民上楼的重要工程。近些年来,农转居社区治理效能不断提升,尤其是物业管理,逐步实现政府与市场合作共赢、物业服务质量与服务水平大幅度提升、基层群众幸福感指数增长。

 

农转居社区物业治理效能的取得,得益于其混改制度。但是,物业混改制度并非自动转化为治理效能,而是需要制度执行。关于制度执行层面,笔者以希利制度能力的静态分析模型即知识资源、关系资源、动员能力三个维度为研究视角,以苏州工业园区农转居社区为案例,探究农转居社区利用知识资源、关系资源与动员能力将物业混改制度转化为治理效能的创新路径。

 

发挥显隐性知识资源增益制度执行。拥有知识是进行制度执行的基础。具有混合性质的知识包含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显性知识以文字表达、图表、数学公式等方式呈现;而隐性知识以未被文字、图表等统一描述、因人而异的“体验感”、实践经验、学识、能力、认识等为表达。一方面,显性知识资源能够增益物业制度执行。比如,苏州园区政府制定了《关于推进园区动迁社区物业管理市场化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等制度性文件,推动街道物业企业与民营企业公司混改形成了公私合营性质的胜城物业管理公司。所引进的民营企业公司凭借其先进的岗位制度与台账、日常与专业知识培训、专业化管理架构与管理团队等显性知识,探索出降本增效、多业态创收、先出场后付费、临停月租、错时上班(24小时排班)等服务理念、服务方式,以及利用信息技术知识实施物业线上服务,切实将物业混改制度转化为治理效能。另一方面,隐性知识资源也能增益物业制度执行。比如,物业职业经理人以其职业经验知识、认识等隐性知识进行工作周报、阶段性总结与系统性工作比较等探索物业服务新思维、新方式,能有效促进物业混改制度转化为治理效能。再如,社区老书记发挥其经验及力量,化解物业与居民间的痛点堵点,可在物业混改制度的执行中将物业管理推向标准化、规范化、专业化。

 

借力政企合作关系资源助推制度执行。关系资源是具体场域内不同利益群体间的联系状况,体现为具有广度和深度的网络关系。比如,“政府+市场(企业)”“市场+居民”“政府+市场+居民”“党组织+政府+市场+社区+居民”等关系资源类型,皆有利于促进制度执行。其中,良好的“政府+市场”的政企关系资源是关键。这需要政企双方在友好协商中合情、合理、合法地约定好各自权责、服务质量标准及利益分成等,为混改制度奠定基础。政府层面在合作基础上主要负责提要求、制定规则、考核物业等,将具体的人事管理权、经营决策权交给社会企业,并尽量避免对市场主体进行过多的行政干预。社会物业企业需严格按照合同条款,制定物业内部规则执行政府任务。如车库定期清理、维修名录库里所有2000元以下的维修工作及疫情防控期间协助政府部门查看苏康码、测温等。

 

发挥政治与行政动员协同推动制度执行。动员能力即在知识资源与关系资源基础上通过政治动员、行政动员的协同推动制度执行促进特定区域发展的能力。首先,政治动员利于促进制度执行。在园区农转居社区物业混改制度中,街道党委领导积极主动探索农转居社区治理议题,出台物业混改指导办法、寻找市场化运营中能力较强的物业公司并协同政府、社区因势利导成立物业行动支部。以“红色管家”项目为依托打造“红色物业”,坚持把党支部建在网格上、党小组建在楼道里,形成条块结合、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党员占比达50%的三级网格体系。在此基础上充分发挥党组织政治动员优势,招募老书记、老党员成立“老书记工作坊”,以传经验、领队伍、强服务等为目标并招募居民志愿者、动员更多居民参与其中,现已解决有关矛盾冲突及诉求百余个,有效化解了社区物业混改中的停车难等矛盾,突出了政治动员能力在社区物业混改中的效能转化优势。其次,行政动员利于促进制度执行。在党组织政治动员过程中,园区政府同样以行政动员方式将物业制度规则与上级政治任务传达给物业公司,双方按职责具体执行。行政动员所有相关部门、条线部门包括物业服务企业引导社区居民遵守物业企业的管理。最后,实现将更多的社区居民吸纳至物业混改制度执行中,利用红色管家与网格化管理形成小事不出网格、大事不出社区、重大事项协商处理的共治共管新模式,促进物业混改制度的纵深发展及社区的精益化治理。

 

总之,基于希利的制度能力静态分析模型去探究农转居社区物业混改制度,可以发现物业混改制度的执行离不开相应的显性与隐性知识资源、政府与企业协作的关系资源、政治与行政动员的能力。而苏州工业园区物业混改制度之所以能够有效转化为治理效能,正是知识资源、关系资源与动员能力起到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