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星:一体化推进城乡基层数字治理

《群众(决策咨询版)》2022 年第 10 期



一体化推进城乡基层数字治理

吴新星

当前,在数字技术和政策红利的双重推动下,各地积极探索基层治理的数字化转型,数字技术赋能基层治理具有了很好的实践基础。

实施智慧政务改革推进政务服务智能化近两年来,江苏以不见面审批为代表的一网通用”“一网通办”“一网统管工程持续推进,成为全国政府数字治理的先行省。在基层三整合改革中,各市、县(区)围绕加强政务服务体系建设,实现审批服务一窗口的目标,完善审批服务平台,融合政务服务网,打通为民服务最后一公里智慧南京”“苏周到”“惠姑苏等智慧政务平台,在市、区、街道和乡镇四级政府层面实施智慧政务改革,促进了政务服务的智能化,提高了企业和居民对公共服务的满意度。

完善基层网格管理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2017年起,江苏在南京江宁区、苏州吴中区等区县开展网格化管理试点。2018年起,全省全面推行大数据+网格化+铁脚板基层治理机制。通过构建人、地、事、物、组织全要素网格,建立一站式受理、一体化运行的闭环式管理,变条块化各自为政开放式多元整合,较好地实现了问题解决在萌芽、风险控制在源头、矛盾化解在基层的目标。

探索智慧社区创新推进社区服务精准化智慧社区是在数字城市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基础上,向数字化、信息化、模块化、智能化深度发展的社区治理新形态。江苏各地智慧社区大致有智能化硬件建设的技防模式、社区服务信息惠民的政务模式、社区治理服务的融媒体平台模式,社区政务居务服务一体化的平台模式四种。其中,政务服务一体化平台模式,借助地理、人口、法人、房屋等基础数据库,配套网格代办等机制,提升了社区服务水平。

广泛应用数字技术推进基层治理微创新基层治理面临的问题是全面而复杂的,数字技术在基层治理中的应用也是全面而丰富的。如在人口管理方面,多地探索实施了数字门牌机制,利用微信小程序对辖区内的出租屋、流动人口、犬只等社区热点问题进行数字化管理,提升了社会治安管理的能力。苏州市相城区在集体经济领域利用区块链技术,张家港对农村集体三资开展智慧化管理,实现了对集体经济组织经营全过程的监管,提升了集体经济发展能力。

然而,目前还存在制度安全保障缺失的问题。比如政务信息化建设制度不完备。关键的症结在于大多数基层数字治理创新只是就事论事的因应式创新,缺乏整体的政务信息化建设规划,由此引起横向部门间的协同不足和纵向上的重复建设。比如组织保障不到位。目前大数据管理部门只设置到区市一级,基层乡镇街道没有专门负责政务信息化建设的部门和队伍,因此政府部门的数字治理开发和运营经验不足。比如技术安全意识与能力不够。基层的改革创新往往重在解决问题,这种思维主导下的数字治理逻辑缺乏战略性和未来性眼光,忽视治理过程中的技术伦理问题和技术安全问题。

江苏基层数字治理已经具备了厚实的实践基础,进一步提升数字治理成效和水平,必须加快推进基层数字治理的一体化建设。

推进基层数字治理理念的一体化基层数字治理以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核心导向,应着力于满足城乡居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的利益,有效提升城乡居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基层数字治理应着眼于提升基层治理的精细化水平,要以人、财、物、组织等基础数据为依据,优化政府治理和服务的流程,提升基层矛盾化解、风险防控的能力,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基层数字治理应着眼于提升精准化服务水平,应利用数字技术便捷、高效、整体的优势,通过深度智能化分析城乡居民的需求,以赋权、赋能两条路径来不断提升城乡精准化服务水平。

推进基层数字治理规范的一体化制定基层数字治理整体性规划。由县(市)区的大数据管理局统筹,制定各街道、乡镇的数字治理工作指引。各街道、乡镇在工作指引中制定本级数字治理或政务信息化建设规划,报县(市)区大数据管理局或相关领导小组审批后再立项实施。建立基层数字治理制度体系。制定基层政务数据管理制度、行动计划、项目管理办法、政务治理平台等专项制度规范,明确执行细则,强化制度效能。建立统一的技术标准规范。包括建立数字治理和服务终端的建设和运营标准、数字治理终端全生命周期的质量管理标准,对系统性能、应用管理、运行监测等核心模块加强规范。确立基层数字治理安全规范。制定严格的安全规范和伦理标准,预防有些基层部门和单位强势推进人脸识别、数字门禁、移动终端所引发的安全风险和伦理问题,做好治理服务终端数据和网络安全的防护、日常监测、风险预警和应急处置。

推进基层数字治理架构的一体化建立分层负责的组织架构。县(市)区负责辖区内基层数字治理一体化建设的领导和指导,对街道、乡镇的数字治理规划进行审批、督导、验收、考核。街道、乡镇负责制定本级数字治理项目管理方案,建设和运营本级数字治理项目、平台、载体,指导各村、社区的智慧社区建设。建立层次分明的技术架构。技术架构包括基础支撑层、应用管理层、服务提供层。基础支撑层和应用管理层,涉及到基础治理数据、政务服务功能等基础性建设,且涉及技术安全等敏感事项,县(市)区党委政府应在上一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进行。服务提供层中,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App)因资金投入大、运营难度大,应由县(市)区以上党政部门统管,街道、乡镇以下侧重小程序、公众号、短视频账号的开发和运营。

推进基层数字治理数据的一体化推进数据采集共享。各县(市)区大数据管理局(办)应建立基层治理数据采集规范和机制,以街道、乡镇属地管理为主,各职能部门条线协同,对基层辖区内的地理、人口、房屋、法人、资源等治理要素进行搜集整合,按照统一的技术标准建立基层治理基础数据库。规范数据应用。基础治理数据库、基层治理职责清单、数字治理流程规范等应用层技术要件,归由县(市)区大数据管理局(办)统一管理,各职能部门和街道、乡镇按照法定程序申请,按统一技术标准对接基础数据。强化数据计算。以县(市)区集成指挥平台为基础,强化算法开发和应用,对社会安全风险点、公共服务需求点、易发安全事故点进行智能分析,以此提升基层应急管理、精细化治理和精准化服务水平。

推进基层数字治理平台的一体化统一项目管理。由各县(市)区按照统一标准规范本地区、部门基层数字治理应用管理,鼓励基于现有平台的应用程序开发基层政务类和公共服务功能,规范非公主体和第三方平台行为。统一清单管理。围绕教育、治安、社保等与企业及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高频事项,编制一体化平台终端高频政务服务事项清单,推动政务服务应用在移动端、电脑端、自助终端的同源发布和统一管理。对于基层区域性的公共服务应用、小程序、公众号等,应建立统一的清单管理,在县(市)区政务服务清单之外,建立特色化、本土化的公共服务功能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