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电子期刊
在城市的“农村新娘”——打工妹融入城市一族
发布日期:2009-12-31 17:23:40
 

 

 

内容提要农村打工妹离开农村到城市里打工,进而嫁入城市成为在城市的农村新娘,在婚后的生活中她们遇到了很多城市新娘所没有遇到的问题和困难,面对这些困难她们采取了很多方法与策略来适应城市生活,解决这些问题与困难,从而使自己融入到城市生活中去。本文通过对几个典型个案的访谈,试图对在城市的农村新娘融入城市生活这一问题做简单的论述和分析。

打工妹  农村新娘  城市融入

基金项目】本文是2006年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项目外来农民工融入城市问题研究:以苏南为例课题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编号 06BSH022

 

一、背景介绍

伴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和城市化的不断深入,人口流动正在不断地席卷着中国大地,其中缘自农村的流动尤其引人注目,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民工潮现象。对于农村流动者来说,女性与男性的一个显著不同在于,尽管大部分女性谈到她们流动到城市的主要原因和目的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比如,为了寻找工作或为了赚更多的钱,但是婚姻和家庭显然是女性流动者生活中比男性更为重要的部分。根据学者们对民工潮的规模的分析,20世纪90年代中期进入城市的农民工的数量已经达到8000万至1亿,其中打工妹的数量在3000万左右。近年来,这个数字仍然在不断地大幅增长,越来越多的打工妹离开农村进入到城市的劳动市场,对于未婚的打工妹来说,她们同时也进入了打工地的婚姻市场。寻找婚姻伴侣,建立家庭也就成了打工妹们外出打工的直接或间接的目的之一。

打工妹在城市的交往圈不外乎是同事、同乡,所以她们缔结婚姻的方式也大概有以下三种方式:一是嫁给自己的同乡,这种婚姻其实和传统的农村婚姻一样,都是依靠一种地缘关系的强关系来实现的。二是嫁给一个与自己一样的异地打工男性(即通常所说的打工仔)。三是嫁给打工所在地的男性。近年来,这种农村打工妹嫁入城市或城市附近郊区的情况正在有所增加。结婚后,这些打工妹通常会居住在丈夫的家里,甚至与公公婆婆同住,于是她们便成为了本文所说的在城市的“农村新娘”。那么这些新娘是通过什么方式认识当地的男性进而嫁入到城市中去?在婚后的生活中她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她们又是通过何种方式使自己适应夫家的生活并进一步融入到当地的社会生活中去的呢?作者根据对几个典型案例的访谈和观察,试图简单论述以上的问题。

二、嫁入城市

5年打工经历的打工妹这样对笔者说:

5年前来到城市里打工,只是因为不想再过父母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我想出去学门手艺,好回家自己做点小生意,因为在农村不靠种地吃饭是一种令人羡慕的生活。于是,从县劳动局里我选择了服装厂,准备干个一两年,自己回家可以做个裁缝。女孩子在农村里给人做衣服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可是来到城市的工厂后,我就再也不想回家去了。一方面是因为现在工厂里都是流水线作业,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学会从选材、裁剪到缝纫的所有工序。另一个原因是城里人的生活对我很有吸引力,他们早上可以睡到8点起床,只要上班不迟到,没有人会说你。下班后或周末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如果在乡下早上8点起床,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地里忙活,有时甚至午饭也在地里吃,根本没有自由时间。我想过那种城里人的日子,这几年也习惯了城里的作息时间,我不想回老家找对象,要是能嫁个城里人就好了。

从这个例子我们就可以看出为什么本来不打算在城市结婚定居的打工妹最终却留在城市的原因。但是由于城市人对乡下人的歧视以及打工妹本身文化水平不高、工作职位不好等原因,又使得打工妹在打工地的婚姻市场中处于劣势。接受打工妹的城市家庭常常是那些城市相对贫困的家庭或者是单亲或父母双亡的家庭,儿子有身体或精神残疾的家庭(当然也有的打工妹嫁入普通的城市家庭)。一般来说,当地的女性不愿意嫁给这几类男性,她们找外来媳妇也实属无奈。所以,一位普通家庭的男性在娶农村打工妹时这样对笔者说:

我和我老婆是自由恋爱,但是我父母对我和打工妹交往很反对,因为娶打工妹的家庭往往是很穷的或者是男人有毛病的,我们家在我们这一片来说也是数得着的有头有脸的人家,娶农村来的打工妹会被亲戚朋友看不起;另一个反对的原因是在我们当地曾经有许多嫁过来的打工妹在结婚几年后,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卷走的事情,我父母不想这种事情发生在我家。

看来那种认为娶农村打工妹是丢脸的偏见,实在给接受农村新娘的普通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单亲家庭或父母双亡的家庭是另一种愿意接受农村新娘的家庭。因为一般的城市女性不愿意嫁到这种家庭。因为没有婆婆照顾子女和料理家务,媳妇就要承担更多的家务负担。而没有公公的家庭则意味着家里的经济大人都压在丈夫和自己身上。个案波便嫁到这样的家庭,波的公公在几年前去世,当初别人给她介绍对象时就把情况告诉她了,但是经过和男友的交往和再三的考虑,她还是答应了这门婚事。

但是随着打工妹经济地位的提高和城市人观念的转变,越来越多的城市家庭开始接受打工妹成为自己家庭的一员,这些城市家庭的类型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家庭不再只是城市里处于弱势地位的家庭,城市普通家庭也逐渐接受了打工妹,尤其是城市附近郊区城镇户口的家庭很乐意接受外来打工妹走进自己的家庭。这是因为一般打工妹的工作地都在城市新开发的工业园区里,工厂并不是都有条件为打工妹们提供宿舍住宿,所以很多打工妹租住在附近居民的房子里,长时间的共同生活,使他们双方都能够彼此了解,彼此信任,所以很多房东也会为住在自己家里的打工妹介绍周围的年轻男性认识。当地的家庭也乐意接受她们,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处于市郊,生活方式可以说是半城市化的,本地的女孩子自然是希望嫁到城市里面去,过真正的城里人的日子。这也就给打工妹提供了进入当地市郊居民家庭的机会,打工妹虽然是农村户口,但是出来打工后便一直生活在城市里,接受城市文化价值观念等的熏陶,她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同市民的区别不大。她们一般也有固定的工作,收入也不错。而打工地的生活条件一般都高于打工妹自己老家的生活,于是留在市郊的居民家庭也成了一种进入城市生活的一种主要方式。

打工妹们经济上的独立同时也增加了她们择偶的自主性,并不是只要对方是城市户口就可以,打工妹们逐渐也注重对方的品行、家庭、工作收入等方面的条件,可以说在农村别人给她介绍对象时她们要考虑的因素全部被转移到了城里。由于经济地位的提高,打工妹们的自信心也不断得到了提高,考虑到在外打工的艰?粒梢运狄龅秸庖坏闶呛懿蝗菀椎摹8霭覆时闶且桓稣庋呐⒆樱诠こЮ镅芳淅锕ぷ鳎ぷ魈跫淮恚ぷ室膊坏停姆慷笠谈樯艿牡钡啬行圆幌?lt;/span>5个,她一个都没有看上。在她眼里这些城市的男性们就是天生有个城市户口,其他方面也不比农村的男性强多少。自己是农村户口这没什么关系,反正自己工资高,城里人看重的也正是自己的这份工作。所以在婚姻市场上,打工妹与城市男性的条件可以说正在逐渐由不平等走向平等。

较之谭琳等在“双重外来者”的生活中分析的四种接受打工妹的城市家庭来说,这些接受打工妹的城郊市民家庭应该算做第五类了。关于打工妹在婚姻市场上长期处于劣势的状况也正在悄悄发生变化。外来打工妹自主性与自信心的增强,使得她们在城市的婚姻市场上慢慢也找到了公平与平等,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良性的发展与进步。

三、农村新娘的婚后生活

结婚嫁进城里来的打工妹,不再是暂时的居民,虽然在有些城市例如上海,打工妹们的户口不能马上迁到城市,不能马上享受到市民的福利待遇,但是她们已经嫁给了城市的男性,已经走进了他们的家庭,因此她们对生活仍然会有新的期望和需求。她们希望尽快得到公婆和周围邻里的信任,希望尽快的融入到城市的生活中。除了日常的家务劳动或者工作上班,现在她们每天还必须处理与丈夫、公婆还有邻里之间的关系。刚开始她们对于这种转变还是会不太适应,经常会感到很孤独。产生这种孤独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婚后与娘家的联系比较少。由于距离娘家比较遥远,城市里的农村新娘往往很少回家,一般只有在五一、十一等长假期间回家,春节自然按照中国的传统在婆家过,年后又要招待亲戚朋友也没有机会回去。虽然现代的通讯工具很发达,但是经常往娘家打电话,自己的父母会自己担心,婆家人也以为是自己在婆家呆的不顺心。所以相比当地新娘来说,在遇到与丈夫或公婆发生矛盾时,她们可以经常回娘家请求帮助或出主意,有时还会在娘家住几天来调节心情,农村新娘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她们能倾诉的对象只有自己的同乡或同事,但是她们一般都要上班而且上班时间又不许谈论家事,这又使得农村新娘只能自己承受这份痛苦。下面是一段当地新娘和农村新娘在遇到上述情况的不同反映:

当地新娘:

我父母住在另一个区,离我家不太远,我经常回家,有时下班后就直接去我妈家吃饭,有时与丈夫闹矛盾,我就回我妈家住,最长的一次住了一个星期。婆婆对我不好我也回去,我家里人会为我出主意,他们能帮我。

农村新娘:

我老家在**省,离这里很远,坐汽车也要十几个小时,我不经常回家,我很想过年回家看我的父母和同伴,但是我婆婆不让,五一、十一回家也要跟他们商量。我有手机,家里也有电话,我也经常打电话回家,但是一般不会说我自己的困难,我不想家里人为我担心。有时候实在憋不住了告诉我父母,过几天他们肯定打电话来问我现在怎么样了,并且他们每次都让我多忍耐,因为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人能帮我。所以我在电话里总是报喜不报忧。我有时候也会打电话给我的朋友向她们诉苦,她们大都会安慰我,但是她们也帮不了我。

第二,语言障碍。外来新娘感到孤独的另一个原因是语言不通,尤其是嫁到不同省份的新娘。由于听不懂当地人的语言,这会使农村新娘们感到自己被寂寞所包围,也就更不可能来学习当地的文化以及融入到当地的社会生活中。一位嫁到上海的农村新娘这样描述自己的遭遇:

我刚嫁过来的时候一句上海话也听不懂,感觉他们是在说外语,我就像个聋子一样。我婆婆不会说普通话,我没办法和她交谈,有时候她要告诉我一件什么事情往往是费半天的劲我都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公公和小叔子在家还好,因为他们可以讲普通话,但是他们一家用上海话来议论事情的时候,我就一句也听不懂了。更要命的是我家是开店的,他们当地人来买东西我也不知道他们要买什么,年轻一些的人还好,会用普通话重复他们要买的东西,上了年纪的人在用上海话重复我还听不懂的时候就不高兴了,他们就会去别的商店买,这也使我家丢了很多生意。我知道周围的人有时候在议论我甚至说我的坏话,但是我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想可能有时候他们在说我坏话我还在傻乎乎的冲他们微笑呢。

第三,周围邻里的孤立。不仅家庭内部问题会给在城市的农村新娘带来孤独感,邻里之间把她们始终作为一个外来者的感觉也使得她们感到被孤立。从当地人很快的告诉你谁是农村嫁过来的新娘这件事情上就很容易看出他们仍然把外来新娘看作是外来者。于是怀疑、不信任等态度自然而然的就被他们用在对待这些农村新娘身上。在外工作的农村新娘还可以和自己的邻居一起上下班,一起谈论生活中的事情等来发展自己的社会关系,但是对于在家不外出工作的农村新娘来说,要与周围中老年的邻居(一般年轻人出去工作)相处的很好确实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和他们很少有交往的机会和共同话题。这也更加重了农村新娘的孤独感。

第四,钱的问题。以往学者们的研究发现,对外来女性的怀疑经常会引起关于钱的矛盾,这也让农村新娘感觉自己是个外来者。由于外来农村新娘通常家境比较贫困,许多人认为她们总是会想方设法给娘家钱。这样与当地新娘相比,外来农村新娘一般很难获得信任去管理丈夫家的经济尤其是现金,不论是否与公婆合住,都会有这样的现象。

但是根据笔者的访谈,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一般婚礼酒席所收的彩礼还是归公婆所有,因为是他们出钱办的酒席,农村新娘对此也没什么怨言,不过很多公婆也会拿出一部分给自己的媳妇,作为新婚夫妇的一些积蓄。婚后丈夫的工资一般都是交给妻子保管与分配,妻子的工资也是自主支配,但是遇到家里要买贵重的物品或者家里有什么大事情的时候,她们还是会和公婆商量,争取他们的意见。当家里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时,媳妇还是会把一些钱给公婆使用的。一位结婚两年的农村新娘向笔者这样讲述:

我管家里的钱,但买重要的东西的时候,我会和家里人商量。我小叔子今年11月份结婚,公公又出了交通事故,腿摔坏了,我在家看店没有工资,于是我和丈夫商量把他这半年的工资拿出来给公婆使用,虽然不多,但是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了。婆婆嘴上没说什么,但是看的出她很高兴,认为我很懂事。

四、融入城市

虽然结婚使得打工妹在表面上脱离农村进入了城市的社区和家庭,但是这并没有使她们成为真正的城里人。事实上,嫁给城里人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她们的孤独感,但是这些农村新娘仍然表现的很乐观,她们告诉笔者她们如何设法在婚姻生活中寻找幸福。如何赢得婆家的尊重、爱和信任,或者是在邻里之间建立自己的社会关系。她们还告诉笔者她们为融入到婆家的生活所采取的各种策略虽然这个词似乎表明她们是经过周密策划的,而不是真诚的,但是这些策略确实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一)城市语言的学习

城市话语既是城市文化模式最主要的载体,也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城市话语不仅是打工妹与城市世界和城里人发生互动进行沟通的媒介,同时也是她适应新身份或扮演新的城市角色的基础。对于城市话语的理解和运用是打工妹城市化的重要内容。对于嫁入城市的农村新娘来说当地语言的学习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听不懂家人和邻里的语言就无法和他们进行沟通与交流,要融入到城市社区中就非常困难了。所以几乎每个农村新娘在结婚后都在努力学习城市语言尤其是当地语言的学习。例如上面提到的嫁到上海的农村新娘,她就是通过公公和丈夫的帮助完全听懂了上海话,现在她不仅可以游刃有余的听懂当地人的话,快快乐乐的做生意,而且还能说几句简单的上海话,和周围的邻居聊天开玩笑。

(二)生子

对于在城市的农村新娘来说,婚后尽快生孩子是很重要的事情,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能让婆家人高兴,进而赢得他们的信任,尽快的使家庭生活稳定下来。所以外来的农村新娘一般会在婚后的两年内生孩子,这比当地新娘更早一些。但是没有人打算生第二胎,即使第一胎是女孩,她们普遍认为女孩比男孩好,可以少投入,因为供女孩上完学后嫁出去就好了,而男孩还要替他买房子办婚礼,负担重。当然也有的婆婆想要男孩,农村新娘们一般会搬出计划生育政策来,这样一般不会影响婆媳关系,尤其是随着孙女的慢慢长大,婆婆想要孙子的念头也就慢慢消失了。

(三)工作赚钱

由于外来农村新娘结婚前一般都在工厂里工作,但是由于结婚和婚后生育等原因她们一般会在家一年或半年的时间照顾孩子料理家务。但是随着孩子的长大,她们还是会外出工作。因为工资收入既可以保证家庭经济上的稳定,也保证了她们在家庭中的权力和地位。用她们自己的?八稻褪牵?lt;/span>

我拿钱给家里,家里就应该有我说话的份。

通过工作的新娘和不工作的新娘的对比以及她们在家庭中的感受就可以看出自己拿工资的农村新娘在家庭中的地位的不同。

波(在工厂里工作):我生孩子半年后外出工作,每周工作6天,只有晚上和周日才和婆婆儿子在一起,刚开始结婚时婆婆很反对我们的婚事,有孩子以后她才来到我家,我出去工作后家里的家务和照顾孩子的事就都交给她了,她认为我工作很辛苦,我也觉得她很累。我们互相体谅,关系比以前好多了。我拿工资回家她很高兴。

丽(在家照顾孩子):我孩子现在一岁半,我想出去工作,但是家里的店也需要人手,我弟媳在外面工作,每次回家婆婆都隆重的招待她,我就没有这样的待遇。我虽然在家帮忙,但是我没有工资收入,只能靠丈夫的工资,等孩子大了我一定要到外边工作,花自己赚的钱总是比较自在的。

(四)与同事同乡的关系

几乎所有的外来农村新娘都有很密切的同乡关系网,也有工作时结下的同事关系网。对于离开家乡嫁到城市来的农村新娘来说,这些同事同乡关系对她们的重要性远远大于亲戚对她们的帮助。由于亲戚关系往往都在老家,所以在城市的关系往往就是同事与同乡了。

霞:我是去年结婚的,在这里我有很多老乡在这里打工,我们经常联系,我有时会让她们来我家吃饭。当她们遇到困难时,就会来找我。我尽量帮她们,尤其是那些还没结婚的姐妹。她们从老家回来时,总是带给我家里的消息。有时我会让她们捎一些东西给我父母,我父母也会给我带一些东西来。

还有的农村新娘把自己的朋友同事介绍给周围邻居的儿子,介绍成功时她们就成了受人尊敬的媒人,这样在自己找到能说话的朋友的同时也发展了自己在当地的社会关系。

(五)与邻里的关系——融入城市社会

除了上面说的介绍自己老乡、朋友给周围年轻男性,她们还通过各种方法来处理与邻里的关系。比如从家乡土特产回来时送一些给邻居、给邻居帮忙、和周围的同龄人一起参加社区活动等等。慢慢地周围的人就会接受她们,她们也就融入到了城市的生活中了。

五、结语

对于生活在城市的农村新娘来说,尽管结婚后的生活困难重重,但是她们还是比较满意现在的婚姻和家庭生活。从她们的融合策略可以看出她们为了自己的婚姻和家庭的幸福做了很大的努力。通过当地语言的学习,打开了她们与周围居民交流沟通的通道,通过生子赚钱养家他们赢得了家人的尊重,通过介绍自己的同乡给周围的男性,她们扩大了自己的生活圈子,减少了自己的孤独感。如今户籍制度的松动和流动人口数量的增加,使得在扩大劳动市场的同时,也扩大了人们的通婚范围,以后嫁到城市的农村新娘将会越来越多,这样的婚姻方式也会变的越来越普遍。农村新娘在融入城市生活的过程中,也将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与问题。本文仅就几个个案进行了简单的分析,这方面的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探讨与研究。

 

(作者:苏州大学社会学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