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诚:挖掘江南水乡古镇人居环境的营建智慧

《新华日报》2021.06.18

千百年来,江南水乡古镇不断被人们赋予深厚的栖居意蕴,其选址布局、水系规划、园林营造、景观塑造等营建智慧,谱写着江南文化特质与审美情趣的魅力之歌。因而深度挖掘江南水乡古镇营建智慧是传承江南文化基因、增强文化自信的必由之路。6月18日,苏州大学中国特色城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雷诚教授在《新华日报》撰文,从区域观,生态观,空间观,艺术观,风物观和境界观六个角度深入挖掘江南水乡古镇人居环境的营建智慧。

挖掘江南水乡古镇人居环境的营建智慧

雷诚 曹惠敏

千百年来,江南水乡古镇不断被人们赋予深厚的栖居意蕴,其选址布局、水系规划、园林营造、景观塑造等营建智慧,谱写着江南文化特质与审美情趣的魅力之歌。因而深度挖掘江南水乡古镇营建智慧是传承江南文化基因、增强文化自信的必由之路。

度地:

“象天法地,巧于因借”的区域观

人居环境核心在于选择宜居的空间环境。古人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逐步形成了“象天法地”的朴素环境观——在大尺度自然环境中“度地”,探寻融合相生的居址。江南水乡古镇在营建之初就将自然、城、人作为一个有机的系统进行整体考量,成为“巧于因借、因地制宜”的营城典范。其精髓在于:一是放眼区域,生态选址。依托自然环境,兼顾城防和宜居,在太湖平原平坦地形中“相土尝水”锁定城市安全基因,在水网密集地区构建生态景观协调的区域城镇地理格局。二是巧借山水,形胜构形。因地制宜将城市风景格局扩大、巧借城外美景,将外围自然山水风景“借”入城中——钟灵毓秀“十山九湖”得以成为姑苏城“因借”美景。如此“因形就势”之“形胜”是崇尚自然山水的高度美学概括。

理水:

“推理酌情,因水利导”的生态观

古人将地域水脉水系视为“地之血脉”,“理水”即为调节大地肌理和脉络。江南古镇极为重视水源供给和水系调整,逐步形成“宜推其理而酌之以人情”“得其利而避其害”的理水思想和治水文化——理水既要结合水环境规律以趋利避害,也要充分考虑社会经济实际状况。纵观江南水乡古镇人居千年史,正是一部不断“治理水、规划水、利用水”的文化匠作。“因水利导、以水为生、枕水而眠”,江南城镇利用水环境达到极致——水系成为城镇生长的骨架和脉络,“水陆并行”决定了街道、建筑和城市开放空间的总体格局,水网成为联络城镇物质空间的支撑体系,缔造了“人家尽枕河”的特色人居空间,实现了城镇与自然环境的完美融合。

营城:

“形势相依,和谐宜居”的空间观

先贤对山水脉络和自然轮廓的总结称为“自然之势”,对城镇内部环境和建筑布局的概括谓之“城廓之形”,营建强调“形与势”相结合、“因势利导、随形就势”。江南水乡古镇交通体系充分与水网体系衔接,形成了“水陆相邻,河街平行”双棋盘式的规划格局,铸就了我国江南水网城镇空间规划的独特机理。城镇功能空间强调生产生活分区、隔坊共街的布局结构,形成以坊市划分工业功能、促进手工业集聚效应和生活效应的生产生活模式,成为古城镇生产居住系统的瑰丽遗产。聚落民居空间组织强调外街内巷,形成“街-巷-院”的有机单元——外街常与河流结合,街巷共同形成居民公共生活、休闲娱乐的集体记忆空间;以坊院为社区、以民居院落为基本居住单元,“不求气势恢弘而层次丰富、不求壮丽开阔却秀雅深远”,共同谱写出和谐宜居的生活乐章。

造园: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艺术观

江南园林始于春秋,兴于晋唐,盛于明清,以写意山水的高超艺术手法,蕴含浓厚的中国传统思想和文化内涵,历史之悠久、艺术之精湛、影响之深远,成为江南城镇营建智慧的重要源泉之一。江南园林文化对水乡古镇的影响在于:一是“城中园”,“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怡,身居闹市而得林泉之趣”。师法自然,“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创造出具有诗情画意的景观,“无声的诗、立体的画”;用种种造景手法构成引人入胜的景象,“咫尺之内造乾坤”,在有限空间营造出巧妙多变的景致和文化胜境。二是“园中城”,“三万顷太湖裁一角,七十二山峰雾一片”。“叠山、理水、建筑、花木”四大造园要素和冶园方法的推广,推动着“文人士子”孤芳自赏的雅文化向城市大众文化的变迁,私家园林造园艺术向城镇公共艺术的普及和转化,体现了园林文化对城镇营造的影响和作用。

塑景:

“城景一体,诗意栖居”的风物观

江南水乡城镇在营建过程中不断塑造和完善自然人文风景,这种城镇“景致”的塑造古称“塑景”。“八景、十景”等均涵盖了城镇内外的人工和自然的特色景致,景点题名的功能丰富,点拨画题、刻画意境、解说典故等,“城景一体”成为江南水乡城镇不可或缺的城镇特色之一。在景致主体上,以自然山水环境为基础,经历代文人不断创造、提炼和传颂而广为人知,兼具文化厚度和艺术之美。在景致内容上,建筑、环境和人所构建的人居环境体系为核心,融入诗情画意和文化背景,体现了城镇人居环境和谐之美。历史各时期景致塑造随着人居环境发展常有十景更替之变,郊野景致变化和造园营城之风相结合,奠定了江南水乡“人间天堂、诗意栖居”的文化地标。

成境:

“兼容并蓄,人间天堂”的境界观

“境界”是城镇内涵与品质的高度凝练,是人居环境建设的最高层次。江南水乡城镇有高度发达的文化水平与精神品质,其境界源于对自然山水环境的诗意解读。历经千年发展,江南人居建设的特色与格调境界不断提升,其智慧涵盖了“山水之境、人文之境和天地之境”三个层次。山水之境是城市发展的基础境界,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是城市境界之根本,是人居与环境相处的和谐之道。人文之境是对城市人文内涵的高度概括,兼具传统与现代、经典与创新的文化双面绣,成为城市发展的动力与源泉。天地之境是对于自然与社会追求的统一性与和谐性,在利用与改造自然的同时,强调“天人合一”——“天、地、人、居”和谐共生,这是中国古代营城思想的最高境界。